• <object id="isno2"></object>
    <thead id="isno2"><del id="isno2"></del></thead>
  • <thead id="isno2"><del id="isno2"></del></thead>
  • 畢馬威鞠恒:2020中國金融科技洞察
    “從多點突進到全面轉型”

    畢馬威近幾年對中國金融科技發展情況作了深入的調研和分析,并連續五年發布中國金融科技五十強榜單和相關調查報告。通過調研、走訪、匯總等方式得到金融科技、數字化在國民生產經營各方面的數據,也借此機會向各位與會嘉賓,作畢馬威在金融業數字化轉型趨勢方面的分析匯報。

    畢馬威合伙人 鞠恒

    數字化將重新塑造社會,金融服務體系將被重塑

    中國的金融科技已經從多點突進全面進入轉型階段,數字化將重塑社會生活形態和相關生活模式。從調研、分析中,我們看到各行業、企業和金融機構都非常重視數字化能力提升,但數字化的重要程度,可能還要遠超出大部分人的認知。我們可以感受到數字化對國民經濟、百姓民生都已經產生了重要和深遠的影響,最直觀的舉例例如:健康碼幫助我們成功抵御疫情,而離開智能手機我們幾乎無法工作生活。手機是工具是載體,App是應用是科技體驗,而我們自己(社會全體)是用戶,數字化賦能到了生活的方方面面。我同時想表達的觀點是——當數字化能力真正融入我們的生活,未來某個時間點,數字化的概念就淡化了。數字化最重要的一點是將改變我們的生活生產方式,數字化也將同機械化、電子化、信息化一樣,未來幾年越來越下沉,直至變成基礎設施或基礎能力。

    通過對金融行業和其他行業調研,我們發現當前很多金融機構的數字化轉型,主要的方法是自上而下的,就是生產管理層、經營決策層希望通過數字化帶來收益,進而推動企業數字化轉型,金融行業希望通過數字化提高運營效率、提高客戶參與度、提高敏捷度和市場響應速度,并重點投入在平臺架構/云、安全和隱私、客戶體驗和參與度等方面。

    與其他行業相比,金融行業的數字化能力相對較強。當其他行業還多處在關注數字化勞動力賦能、勞動力釋放的階段時,金融行業信息化、自動化程度已相對較高。當前,金融行業數字化轉型的需求,更多集中在響應客戶訴求、金融產品快速進入市場、數據信息聯通等方面。金融行業最關心的三項重點技術主要為:

    第一:平臺架構/云;

    第二:安全和隱私;

    第三:客戶體驗和參與度。

    為什么平臺架構/云在第一位?主要原因是金融行業有多年IT建設的積累,金融科技成熟度較高,系統健全;當前的痛點更多的是系統存在壁壘、數據沒有打通、在線化和自動化能力需提升,因此,整合平臺架構/云成為金融機構應對數字化轉型壓力的首選。

    數字化轉型壓力迫在眉睫

    通過調研,我們看到在金融行業,數字化領先者與跟隨者在運營效率、客戶信任度、客戶體驗、新產品或服務上市更準時、員工體驗等維度上存在一定差距。具體分析,我們可以看到,數字化程度高,會帶來運營效率提升,為金融機構帶來了更多收益,一方面體現在業務領域,另一方面體現在管理領域。同時,更強的數字化能力,會為帶來客戶更好的數字化體驗,會更快速的發布新產品及服務。另外在服務交付模式方面,金融行業對比其他行業,更偏重自動化和云計算能力的復用。

    打造數據資產的敏捷性能力

    首先,我們看到金融行業在數據資產敏捷性方面與其他行業存在很大不同。金融行業在擴展和集成數據存儲整合,數據應用方面有非常高的訴求,金融行業對數據整合和打破數據壁壘,獲取更高質量數據優先級非常高。

    其次,在擴展數據分析能力,金融行業與其他行業訴求相同,反映出全行業在數字化時代對數據使用有著非常強的需求。

    第三,重構數據供應鏈,實現擴展和整合利用內外部數據。從全行業看,非金融行業對第三方數據使用需求遠大于金融行業,金融行業對外部數據的使用和重視程度低于全行業平均水平,這和金融機構在數據應用方面走的早、走的快有關系,很多已經完成外部數據整合,所以當前金融機構更多訴求集中在苦練內功,利用好自身現有數據。

    總結下,對于金融機構來說,金融機構數字化戰略選擇是至關重要的。傳統上講,金融機構數字化是多點突進,更多是從業務部門和業務條線角度做數字化。很多金融機構數字化是總部驅動的,而不是下邊分支機構或前臺網點驅動。

    很多時候總部驅動會帶來多點突進,如財務數字化轉型、審計數字化轉型、風控數字化轉型、運營數字化轉型等等,一個部門一個部門推動下去。

    前些年,我們經常說科技驅動數字化引領,現在更強調雙輪驅動,業務和科技共同驅動。金融機構全面數字化轉型,是要用數字化的方法、數字化的能力展開在每一個員工、每一個業務組織、每一個業務流程、每一個分支機構上。我們在幫助金融機構做數字化轉型的時候,會把所有業務流程進行分解,識別各個流程點上是不是能做數字化的提升,匯總所有待提升的點,再抽象公共能力,總結創新模式,從而實現整個生態的構建和全方位數字化能力提升。數字化轉型要從各個點上的突破,或者有科學規劃或者科學架構引領下多點突破,要達成一個全面能力的提升。數字化是實現業務目標的工具和手段,數字化轉型是一個動詞,要達成的是業務和科技共同轉型,更重要的是通過數字化促成業務轉型。

    金融機構實現數字化轉型,要做好以下六點:

    第一:清晰企業數字化愿景和戰略;

    第二:精通數字化能力的數據與技術團隊;

    第三:鼓勵數字化和創新的治理機制;

    第四:鼓勵數字化和創新的分級治理架構;

    第五:蘊育科技創新的企業文化和支撐機制;

    第六:適應敏捷快速的IT平臺與運營模式。

    當前金融機構從企業文化、高層建筑、管理機制、運營手段、考核體系、管理機制、IT支撐方面,都要達成數字化成熟度提升,最終達到業務目標的實現和實現業務轉型。